星期五, 1月 21, 2022
未分类

小草壁纸app

♂? ,,

..,最快更新兽黑王爷套路深最新章节!

这个问题让檀寂有些兴奋又感到害怕!

因为,这样很容易暴露血麒麟就是麒麟血脉的身份。

但同时,也很容易让他成为众矢之的!

血麒麟眯了眯眼,哼笑一声,“这个,我想应该去扶摇峰下,问问麒麟血传承者。”

血麒麟漫不经心的,将这个问题推了出去!

一时间,众人猜测纷纷:难道说,麒麟血传承者真的在扶摇峰下面,被麒麟阁镇压了吗?

还有,前阵子传出麒麟阁和逍遥海狼狈为奸,在四百八十年前封印心法,阻断众生长生之路的事情,也是真的?

众人相互交换了眼色,檀寂恨不得上前杀了血麒麟!

但是,这个时候九皇叔在场,而且血麒麟一方人多势众,他不敢动手!

而且,他还有些担心有人认出他的身份,便起身匆匆告辞。

在泛黄银杏树林里拍写真写真

血麒麟盯着他的背影,狭长双眸眯成一条妖娆而危险的细线,眼底暗芒深藏!

而在众人没注意时,临霜刹那消失在了原地!

子熏顾不上别的,丢下一句“我去看看”之后,便追了出去!

血麒麟无奈,只能对君轻暖道,“暖儿,在这儿,我出去看看。”

君轻暖一把拉住他的袖子,“安第一!”

血麒麟点点头,紧随着子熏去了!

君轻暖担心,却也没有跟上去。

因为,今天出去面对的是檀寂,而她是个孕妇。

檀寂实力太强,而她容易被钻空子,到时候反而会成为血麒麟的破绽!

不过好在,这个时候沧月也追了上去!

这样一来,血麒麟帮着临霜对付檀寂的时候,沧月好歹还能照顾子熏——

子熏刚刚只是担忧临霜便追了出去,但是他忘记了自己的实力还没有恢复!

果然关心则乱!

君轻暖摇头叹息,虽然不能跟着去,但却也没有坐在这里吃东西的心思了!

她下意识的看了一眼九皇叔。

而正好,九皇叔也往这边看了过来!

四目相对,九皇叔轻轻点了点头,示意她不要着急。

君轻暖又怎么会真的不着急?

但九皇叔既然知道了这事儿,她的确也会安心一些。

毕竟危急关头,九皇叔应该会出手。

君轻暖扫了一眼四周,依旧宾客满座。

这种情况下,新郎和新娘根本不适合离开……

不过,这个时候云嬷嬷走了过来,低声在君轻暖耳边道,“少夫人莫要担心,老奴去看看,就算是不能战胜,好好的回来还是没有问题的。”

君轻暖扭头,对上云嬷嬷冷静而从容的目光时,心里稍安,轻轻点了点头。

云嬷嬷转身,飞快往门外去了!

……

午后的阳光笼罩着小镇,一片明媚温暖气息。

檀寂的身影像是一道青烟一样,若隐若现,很快回到了原来下榻的客栈——

这座客栈整个二层和三层,都被檀寂的人占据了。

这里,相对安一些。

尹航跟着他进屋,而檀寂在扫了一眼空空如也的房间之后皱眉,转身问门口的一个侍卫,“湘丝人呢?”

“不曾回来过。”那人低眉顺眼,垂着头答道!

檀寂深深皱眉,在椅子上坐下来,半晌没说话!

但是眼下,他也没有心思多想湘丝的事情。

他抬起头来,看向尹航,“根据的观察,认为那八宝玲珑神珠,究竟有没有发挥作用?”

这件事情,让他百思不得其解。

尹航哪里知道,只是道,“按道理,打开盒子的瞬间,我们就应该感觉到若隐若现的魔气,而打开盒子的人第一时间就应该被魔气浸染……”

尹航一脸茫然,“但是,荆楚九皇叔和蒲零两人,却完看不出任何被魔气浸染过的痕迹。

而且,更奇怪的是,蒲零在拿到那八宝玲珑神珠的时候,脸上竟然有感激的表情,这……”

随着尹航的话,檀寂的眉宇锁的更紧!

是啊,荆楚九皇叔和蒲零的反应,真的是太让人不解了!

檀寂想了半晌,道,“去看看她去哪里了!”

这话说的模糊,但是,檀寂身边的人都知道,这个“她”指的是湘丝!

尹航快速离开,派人去找寻湘丝的下落!

而身旁另外一个侍卫道,“主子,殿下实力高强,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。”

因为在外面,大家都很注意称呼。

湘丝是郡主,所以叫“殿下”。

檀寂自然知道湘丝实力如何,但是,他同时也明白,今天这个镇子上还有高手!

而且,不知道为何,从今天早上吵架之后,他的右眼皮就不停的跳,跳的他心烦意乱!

他有些后悔早上和她吵起来,但是当时,他是真的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。

檀寂深吸了一口气,目光落在对面墙壁上的仕女图上面,心下想着:爱情究竟是个什么东西?

大约是时间太久了,他都已经不明白自己对湘丝是什么感情了。

要说是爱吧,他永远清醒的记得自己是帝王。

他做不到像是荆楚九皇叔对蒲零那样,也做不到像是血麒麟对君轻暖那样……

他们的爱情看上去那么鲜活,而他和湘丝之间,却总是缺点什么。

要说不是爱吧,他也不明白自己这么多年,为什么又没有娶别的女子,心心念念也就那一人……

是因为分别太久,以至于习惯了独处了吗?

檀寂心里纷乱如麻,而此时,子熏终于从这座酒楼的对面的柳树上,捉到了那变成两寸长的小鲲鹏!

毛茸茸的一小团,被握在掌心里直接就不见了!

子熏不由自主的笑出声来,将她捧到眼前,“总算抓到了,怎么一声不吭就跑?那么想吃肉?”

小鲲鹏琉璃般的眸子白他一眼,心下说:要不,给我吃一口?

但是看着那人秀丽眉峰之间晕染的笑意,她却又情不自禁的用毛茸茸的小脑壳蹭了蹭他手掌心!

也不知为何,此时蜷缩在他掌心里,她并没有一丝丝危机感!

子熏靠在柳树上,一手捧着她,一手不停的抚摸着她柔软而洁白的羽毛,摸的她只眯眼睛,笑的温柔,“嗯,这样看上去也蛮可爱的。”

而后又谆谆教导,“还小,不能一口吃成个大胖子,要一步一步来。可知道,那檀寂已经是成年的九爪金龙了,上去,他一爪子就把拍飞出去了?”

Tagged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