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三, 12月 01, 2021
未分类

含羞草阅读app下载

“……”沈悦婉打量着对面的墨仲鹤,眼神交差,心里五味杂尘。没想到墨仲鹤听到墨北宸的话时,会如此的镇定自若,相反她倒是太过激动了。

秦雨筱望着那对老夫妻二人,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,兴许只是很羡慕他们二人,相互照顾的恩爱之情吧。

“这样也好,结婚是人生大事,既然母亲尚在人世,那么让她亲眼看到结婚,她肯定会和一样幸福的。”王慧针淡淡的说着。“吃饭吧,不然一会儿凉了,就不好吃了。”

接下来的用餐,除了三个孩子讲着生活乐趣,大家都很少说话。

午餐结束后,大家一起去客厅坐坐,秦雨筱坐在客厅窗户那边的沙发上,只见窗户玻璃上面,已经滑着很大的雨帘。

外面下雨了,这会儿已经一点四十三分,上官清风还会在餐厅里等着她吗?

那句‘不见不散’,希望他只是说说而已吧。

墨北晴换了一身漂亮的衣服,从楼上下来。她的身影大家没有忽略掉。

“姑姑,要去哪里?”墨俊寒难得讲一句话,可能是因为这会儿的墨北晴,打扮得实在是太漂亮,所以他才会询问吧。

“我……我出去有点事情,们在家里好好玩,千万不要闯祸哟。”墨北晴走到小家伙的跟前,双手捧着他的脸颊,凑上嘴唇在他的脸上,留下一个醒目的嘴唇印记。

“干嘛要吻我。”墨俊寒冷不拉丁的说着,言辞显得很反感,伸手直接把脸上的口红擦拭掉。然后跑到墨北宸的身边去。

当然,他不是反感姑姑吻他,而是非要在他的脸上,留下口红印记。

可爱调皮的俏皮婚纱公主

“外面在下雨呢,出去做什么啊?”沈悦婉担心的询问。

“一个女导演约我,说关于舞台搭建的事情。”墨北晴随便说了一个借口,敷衍着他们。“我先走了,们慢慢聊。”她对大家做了一个再见的手势,也不在多说什么,赶紧逃跑出去。

“我忘了,早上洗了衣服在院子里,我们回宸筱居吧。”秦雨筱小声的对墨北宸说着,她这纯粹就是在找借口离开这里。

“外面那么大的雨,衣服在院子里,早就已经湿了吧。”墨北宸回复着她。示意就算回去,也挽救不掉衣湿了。

“我是怕衣服被风吹掉在地上了,脏了还得重新再洗一次。”

“那我们就一起回去看看吧。”墨北宸似乎看出了,小女人打算离开这里的心思。“奶奶,爸妈,晚上我和雨筱过来吃晚餐,三个孩子就呆在墨宅。我们有点事,需要出去一下。”他这话说得很大声,刚刚和秦雨筱说的话,无疑是两人在咬耳朵,大家都没有听到。

“有事的话,就去办吧。”王慧针很贴心,完没有想要阻止他们离开的意思。

三个小家伙也很听话,仿佛也没有粘着他们二人。

墨北宸支撑着黑色的大雨伞,搂着秦雨筱的肩头,一起去院子里停着的车子。

上车后他启动车子,缓缓行驶离开墨宅,外面的雨势很大,车子挡风玻璃上,雨刮器快速的划动,能见度都有些低。

“刚刚和阿姨在楼上书房里的话,我……我去叫们吃饭的时候听到了。”秦雨筱回头正视着开车的男人,带着许迟疑的口吻说道。

“然后呢?”他倒是显得格外的平静。

“我想知道,打算怎么处理这件事?”

“是在担心那个男人吗?”他没有回答,而是反问。

“我不希望们之间,任何一个人受到伤害。北宸……”她突然用双手,握着他握着方向盘的手。“我知道心里,可能一直都有气,不喜欢上官清风。可是不管怎样,过去的几年里,都是他像家人一样在照顾着我,如果没有他的照顾,可能也就没有我的今天。

在我的心里,他就跟家人差不多。除此之外,没有别的意思。”

“家人?”仅仅是这样的一个字词,都会让墨北宸的心里不舒服。

他在书房里与自己的母亲,并没有说重点,只是说上官清风一直公然对抗他们,沈悦婉必定也会有宸晴集团的势力去压制。从头到尾都是上官清风在挑衅他们,而不是他们在生事。

“先不要生气好吗?我……”

“我没有生气。”他打断她的话。“就直接告诉我,想要我做什么吧?”他反问着她。

“我想……”她欲言又止。“如果我告诉,千万不要生气啊。”

“……”他沉默不语,并不会提前答应她。

“我想当面见上官清风一次,我想跟他说清楚。让他放弃对付研究院医院。”

“他要对付的,并不是医院,而是我。他知道研究院医院是我们墨家的,所以想通过墨家的产业,来压制我。”

他将小女人口中的话纠正。

“相信我一次好吗?我一定可以说服他的。”她只想通过自己的努力,来把这一切结束。

她的话说得很严肃,特别的肯定。仿佛只要是她说什么,上官清风就会必然听她的一样。

他回头看了她一眼,在她的脸色上,他看出了她对他说这话,似乎早就已经下定了决心。

“咻……”的一声。

当他扭头望着街道的时候,只见一个身影,在车子的前面,他本能的踩了急刹车。

雨刮器快速的划着,而挡风玻璃上的雨水,依旧倾盆般的泼下来。

在车子左边的绿化带边,有一个白色的身影,卷缩在那里。

“那里……有人。”秦雨筱用手指着那个白色的身影。

墨北宸拿起黑色的雨伞,支撑起来下车。向那个白色的身影走去。

女人见墨北宸出来,赶紧扑过去,用双手紧紧的攥着,他身上黑色的裤腿。

“墨少,求求……让我见见我儿子吧,求求了……”

彭凤妮跪趴在地上,哀求着墨北宸。

女人披头散发,又是一身的白衣,跟个女鬼似的。她抬着脑袋,无助的望着高高在上的墨北宸。口中的声音歇斯底里。痛苦且又哽咽。

听马练说这个女人,最近一直都在街道上行乞,饿了就吃垃圾桶里,别人仍下的剩饭,困了就在街道的草丛里睡觉,变成了一个流浪人。

可尽管她变成了这样,心里依旧还是放不下自己的儿子,她的精神还是很正常。

“我求求了,墨少……求可怜可怜我吧,慎儿他还那么小,他躺在病床上时,口中都还叫着‘妈妈’,我知道以前都是我对不起和表姐,但我现在已经受到惩罚了,求了……”她紧抓着墨北宸不放手,脑袋重重的磕在地上。

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秦雨筱,并没有出去。只是通过车窗玻璃,望着跪在雨里,苦苦乞求的女人。

这一幕让她不由自主的想起了,婚礼那天母亲在雨中的情景。彭凤妮明知道视频里,有关于她妈妈的信息,她却还狠心的让人播放出来。她现在是哪里来的脸,在这里乞求墨北宸的原谅啊?

好歹她的母亲白云娇,也与彭凤妮的父亲是亲兄妹,即便不看在他们俩是表姐妹的份上,那也应该看在她的母亲,是彭凤妮最亲的长辈份上啊。

“儿子已经死了。”墨北宸一脚将彭凤妮踹开,冷漠的呵斥道。

“不……不可能的,是在骗我的,我知道一定在骗我,我儿子不会死……”彭凤妮撕心裂肺的吼起来。

“死了就是死了。”墨北宸转身朝车子走去,上车的时候,直接将手中的雨伞,仍在街道之上。

Tagged
Back To Top